lbd90000

一句傻瓜~里面包含了多少爱

【转载】陈士铎论心肾不交+《心肾不交-浅谈失眠》+心肾相交法,此法不仅强补肾精,通治一切耳病

胡必江(中医缘)的博客:

陈士铎论心肾不交


清代医学怪才陈士铎对“心肾不交证”的理解与临床治疗,集中体现在其代表著作《辨证录》的若干方剂当中,研习这些方剂,对深入认识“心肾不交证”具有重要意义。 

(一)直接交通心肾法
此法直接从治疗心、肾入手以交通心肾。可分为三大类:治心肾两不相交方、治心不交肾方和治肾不交心方。

⒈ 治心肾两不相交方
此类处方主治证为心肾两不相交,即有心不交肾,又有肾不交心,故谓心肾两不相交。主要包括下面几个方剂:
⑴上下两济丹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不寐门》
②主治:不寐。特点为昼夜皆不能寐。
③组成:黄连、肉桂、人参、白术、熟地、山萸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即为心肾两不相交。原文谓“盖日不能寐者,乃肾不交于心;夜不能寐者,乃心不交于肾也。今日夜俱不寐,乃心肾两不相交耳。”造成心肾两

不相交的原因是心热肾寒。原书谓“心原属火,过于热则火炎于上,而不能交于肾;肾原属水,过于寒则水沉于下,而不能上交于心矣。”
B、治疗方面:黄连凉心火,肉桂温肾阳,自无非议。为何还要加入人参、白术、熟地、山萸呢?这是因为黄连、肉桂虽能交通心肾,然性味不免热者有太燥之虞,而寒者有过凉之惧。故又加入补益之品以去其弊。
⑵引火两安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强阳不倒门》
②主治:强阳不倒。
③组成:黄连、肉桂、玄参、沙参、麦冬、丹皮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心肾两不相交。原书谓此证之病机为:“若日劳其心,则心不交于肾;夜劳其肾,则肾亦不交于心。”心肾不交之后,则一身之火气,躲于阴器,故致此证。
B、治疗方面:黄连、肉桂交通心肾。因此证乃由火气盛所致,而此火乃虚火。故又加入补水退火之味。沙参、麦冬补肺以生肾水,取“虚则补其母”之义。从肺治肾,陈氏多有此法。丹皮入肾经,亦退热之品。
⑶两益止遗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梦遗门》
②主治:梦遗。
③组成:黄连、肉桂、人参、白术、生枣仁、熟地、山药、芡实。
④简析:A、此证病机亦为心肾两不相交。原书谓“心肾二经之火一齐俱动”,“心肾之气不交,则玉关大开”。
B、治疗方面:黄连、肉桂交通心肾。人参、白术、生枣仁补心,熟地、山药、芡实补肾。关于白术补心之论,陈氏著作中多次提到,他的许多补心方剂中也多次用到白术,这可能是源于陈氏对白术的独特认识。《本草新编》谓“吾救心、肾之火而兼用白术,则不生者可以生矣”。可供参考。
⑷防盗止汗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汗症门》
②主治:盗汗。
③组成:黄连、肉桂、人参、丹参、麦冬、生枣仁、茯神、熟地、山萸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也是心肾两不相交。但此种心肾不交是由于心气之热,同时肾水亏虚所致。原书将病机解释为:“心无肾水之济,则心添其热,而肾水更耗,久则肾畏心之取资,坚闭肾宫,而心不得不仍返于心宫,无奈心无液养,而烦躁之念生。”可以参考。
B、治疗方面:治则当清心热,补肾水。方用黄连清泄心火,且黄连配肉桂又能交通心肾。人参、麦冬、丹参、枣仁、茯神补益心气。熟地、山萸肉大补肾水。
⑸交济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阴阳脱门》
②主治:滑精。
③组成:黄连、肉桂、龙骨、人参、黄芪、当归、麦冬、柏子仁、熟地、山萸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心肾两不相交。原书谓“盖心肾不交,而玉门之关即易开”。此种心肾不交,由心肾之水火皆衰少所致。原书谓“闻妇女之声淫精即生,此心中水火虚极而动也,而肾中水火随心君之动而外泄矣”。
B、治疗方面:治疗大法应为两补心肾之水火。方中用黄连、肉桂交通心肾。人参、黄芪补气助阳以温心火;当归、麦冬、柏子仁补心水。熟地、山萸补肾水;肉桂补肾火。龙骨收涩。如此,心肾得补而自交。
⑹神交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健忘门》
②主治:健忘
③组成:巴戟天、菟丝子、山药、芡实、玄参、人参、麦冬、丹参、柏子仁、茯神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仍为心肾两不相交。原书谓之作“心肾之两开”,并进一步指出心肾不交与临床发生健忘的关系:“夫心肾交而智慧生,心肾离而智慧失,人之聪明非生于心肾,而生于心肾之交也。”此种心肾不交由心火亢,肾水竭所致。“苟心火亢,则肾畏火炎而不敢交于心;肾水竭,则心恶水干而不敢交于肾,两不相交,则势必至于两相忘矣。”
B、治疗方面:须大补心肾。此证虽心火亢盛,但此火实为虚火,故仍须补之。方中诸药皆大补心肾之品。其中巴戟天、菟丝子二味,陈氏认为皆是心肾双补之品。
⑺生慧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健忘门》
②主治:健忘。
③组成:熟地、山萸、生枣仁、远志、柏子仁、茯神、人参、菖蒲、白芥子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乃心肾两不相交。而此种心肾不交是由心血肾水俱有不足所致。
B、治疗方面:须大补心血与肾水。因为“如止益心中之血,而不填肾中之精,则血虽骤生,而精仍长涸。”方用熟地、山萸补肾水之不足,生枣仁、远志、柏子仁、茯神、人参补益心气,石菖蒲开心窍。至于方中之白芥子,乃消痰之品,用于此处不知何意。
⑻两静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惊悸门》
②主治:惊悸
③组成:人参、巴戟天、酸枣仁、丹砂、菖蒲、白芥子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乃心肾两不相交。原书谓“心肾两交,则心气通于肾,而夜能安;肾气通于心,而日亦安也。心肾交而昼夜安。”
B、治疗方面:此方是用人参、巴戟天交通心肾。人参,《本草新编》谓其“能入五脏六腑,无经不到”。巴戟天,《本草新编》谓其“入心、肾二经”。酸枣仁、丹砂、石菖蒲皆入心经。至于白芥子,仍于义未明。

陈士铎交通心肾诸方简析二(赵岩)
2、治心不交肾方
  此类处方主治心不交肾。主要包括下面几个方剂:
⑴静心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梦遗门》
②主治:梦遗。
③组成:山萸肉、芡实、五味子、人参、麦冬、当归、炒枣仁、茯神、白术、甘草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乃心不交肾。原书谓其病机为:“心之气不能下交于肾,肾之关门大开矣。”此种心不交肾,由心火上炎引起。“心动则火起而上炎,火上炎则水火相隔。”
B、治疗方面:应以治心火为主。而此心火乃虚火而非实火,“实火可泻,虚火宜补”,故当以补心为主。方用人参、麦冬、当归、炒枣仁、茯神、白术、甘草补心。另用山萸、芡实、五味子补肾。其中五味子,《本草新编》谓“五味子入肺、肾二经”,且本品味酸,有收敛之功,于本证相宜。
⑵心肾两交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怔忡门》
②主治:怔忡。
③组成:黄连、肉桂、人参、麦冬、当归、炒枣仁、白芥子、熟地、山萸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心不交肾。但是此种心不交肾,主要是由于肾水不足所致。而原书将其病机形象地比喻为“凡人夜卧则心气必下降于肾宫,惟肾水大耗,一如家贫,客至无力相延,客见主人之窘迫,自然不可久留。”
B、治疗方面:治则应为大补肾水。但是“肾水既足,而心气君虚,恐有不相契合之虞。”故又在方中加入补益心气之品。原方用黄连、肉桂交通心肾。人参、麦冬、当归、炒枣仁补心之气血;熟地、山萸肉补肾水。至于方中之白芥子,亦未知何意。

3、治肾不交心方
  此类处方主治肾不交心,主要包括下面几个方剂:
⑴两归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耳痛门》
②主治:耳鸣。
③组成:黄连、麦冬、丹参、生枣仁、茯神、熟地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惟肾不交心。此种肾不交心的病机主要是心火亢极。原书指出:“心火过盛,则肾畏心焰,而不敢上交矣。”
B、治疗方面:治则当为清心降火。方用黄连苦寒清心火。麦冬一味,乃清中有补之品。《本草新编》谓:“夫麦冬不止治肺也,胃火用之可降,肾水用之可生,心火用之可息……”。另方中丹参、枣仁、茯神俱为补心之品。再用熟地补肾,如此,则“不特心无过燥之虞,而且肾有滋润之药”。
⑵六味地黄汤加味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虚烦门》
②主治:虚烦。
③组成:熟地、山药、山萸肉、茯苓、丹皮、泽泻、白芍、麦冬、炒枣仁、北五味、柴胡、甘菊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肾不得交于心。原书谓此证之病机为:“心得肾之交,而心乃生,心失肾之通,而心乃死。虚烦者正死心之渐也。”故此种肾不交心而发虚烦,实由肾水不足所致。“老人孤阳无水,热气上冲,乃肾火冲心也。火之有余,实水之不足。”
B、治疗方面:以六味地黄丸大补肾水。麦冬、五味子补肺,金能生水,取虚则补其母之义。枣仁补心,白芍、柴胡、菊花平肝。盖肝为肾子心母,治肝则可调和心肾。

陈士铎交通心肾诸方简析三(赵岩)
(二)间接交通心肾法
  此法之交通心肾是从它脏入手。可分为三类:从肝入手,从胃入手,从肺入手。

1、肝与心肾不交
1)肝病导致心肾不交
  此类病证为肝之病理变化所导致的心肾不交,故其治疗以肝为主,兼顾于心肾。
⑴润燥交心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不寐门》
②主治:不寐。
③组成:白芍、当归、柴胡、熟地、玄参、菖蒲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肝燥失润导致心肾不交。即原书所谓:“气郁既久,则肝气不舒;肝气不舒,则肝血必耗;肝血既耗,则木中之血上不能润于心,而下必取汲于肾。”
B、治疗方面:原书认为“此方用芍药、当归以滋其肝,则肝气自平;得熟地以补肾水,则水足以济肝,而肝之血益旺;又得玄参以解其心中之炎,而又是补水之剂;投之柴胡、菖蒲解肝中之郁,引诸药而直入于心宫,则肾肝之气自然不交而交也。”
⑵润木安魂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梦遗门》
②主治:梦遗。
③组成:白芍、当归、栀子、菊花、金樱子、五味子、白术、茯苓、甘草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肝火导致心肾不交。其肝火乃肝血不足所致。原书谓“盖肝中之火,木中之火也,木缺水则木干,肝少血则肝燥,肝燥之极,肝中之火不能自养,乃越出于外,往来心肾之间,游魂无定而作梦。”
B、治疗方面:原书为此证确定的治疗原则为“补肝血而少泻其火”。故方用白芍、当归补肝血;栀子、菊花泻肝火;金樱子、五味子收敛。至于白术、茯苓于此方中何用?《石室秘录·偏治法》“此方虽白术、茯苓乃脾胃之品,然其性亦能入肝”,可资参考。
⑶通郁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健忘门》
②主治:健忘。
③组成:熟地、玄参、茯神、白术、麦冬、人参、石菖蒲、白芥子、白芍、当归、柴胡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乃肝气郁滞导致心肾不交。原书谓“夫肝气最急,郁则不能急矣,于是肾气来滋,至肝则止;心气来降,至肝则回,以致心肾两相间隔,致有遗忘也。”
B、治疗方面:原书谓“欲通肝气,必须仍补心肾,要在于补心、补肾之中,而解其肝气之郁。”方用白芍、当归、柴胡开肝之郁;熟地、玄参补肾;茯神、白术、麦冬、人参、菖蒲补心;白芥子方中何义未明。
⑷肝胆两益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不寐门》
②主治:不寐。
③组成:白芍、炒枣仁、远志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胆气虚导致心肾不交。原书将其病机解释为“夫胆属少阳,其经在半表半里之间,心肾交接之会也。心之气由少阳以交于肾,肾之气亦由少阳以交于心。胆气既虚,至不敢相延心肾二气而为之介绍,心肾乃怒其闭门不纳,两相攻击。”
B、治疗方面:此即所谓胆虚不眠,原书之方解为:“白芍入肝入胆,佐以远志、枣仁者,似乎入心而不入胆。不知远志、枣仁既能入心,亦能入胆,况同白芍用之,则共走胆经。”
⑸祛风益胆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不寐门》
②主治:不寐。
③组成:川芎、当归、沙参、乌梅、柴胡、郁李仁、竹茹、白芥子、陈皮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胆虚风袭致心肾不交。原书谓“夫担心则怯,怯则外邪易入矣。外邪乘胆气之虚,既入于胆之中,则气无生,一听邪之所为。胆欲通于心,而邪不许;胆欲交于肾,而邪又不许……心肾因胆气之不通,亦各退守本宫,而不敢交接。”
B、治疗方面:原书提出的治则为“补助其胆气,佐以祛风荡邪之品”。具体用药方面,所用川芎、当归、乌梅、柴胡等俱为入肝胆经之品。沙参,《本草新编》谓其能“入肺、肝二经”。郁李仁,《本草新编》谓其“入肝胆二经”。此皆陈氏独到之用药经验。至于方中用竹茹、白芥子、陈皮,其义不明。
⑹润肝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恼怒门》
②主治:恼怒。
③组成:熟地、山萸、玄参、五味子、白芍、当归、丹皮、栀子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肾水不足导致肝血亏少而致心肾不交。所谓“乙癸同源”,原书谓“夫肝为肾子,肝子不足,由于肾母之不足也。”,“肝益加燥,无津液以养心。”
B、治疗方面:肾肝并治。熟地、山萸、玄参、五味子治肾;白芍、当归、丹皮、栀子治肝。

2)心肾不交致肝病
⑴摄魂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离魂门》
②主治:离魂。
③组成:熟地、山萸肉、巴戟天、酸枣仁、远志、柏子仁、茯神、人参、麦冬、白芍、当归、白芥子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为心肾不交导致肝不藏魂。原书谓“惟心肾之两亏,则肾之精不能交于心,而心之液不能交于肾……肝居于心肾之间,肾亏则无水以生肝,而肝伤矣。心亏则无液以耗肝,而肝又伤矣。肝伤则血燥,血燥则魂不能藏。”实即肝血不足而心神失养。
B、治疗方面:当心肝肾并治。故方中用熟地、山萸肉、巴戟天补肾水;酸枣仁、远志、柏子仁、茯神、人参、麦冬补心;白芍、当归补肝。方中白芥子,其义未明。

3)心肾不交致胞胎为病
⑴归经两安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调经门》
②主治:经前便血。
③组成:荆芥、升麻、白术、人参、麦冬、当归、白芍、熟地、山萸、巴戟天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乃心肾不交致胞胎为病。原书谓“盖胞胎之系,上通心而下通肾,心肾不交,则胞胎之血无可归,心肾二经之气不来照摄,听其自便,血乃不走小便而走大便矣。”
B、治疗方面:大补心肝肾。心肾不交,为何要补肝呢?原书谓“肝乃肾之子,心之母也。补其肝血,则肝气往来于心肾之间,自然上引心而入于肾,下引肾而入于心。”故方中用白术、人参、麦冬补心;熟地、山萸肉、巴戟天补肾;当归、白芍补肝。荆芥炒黑引血以归经,升麻升提阳气。

4)从肝论治心肾不交
⑴引交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火热证门》
②主治:热极不能睡熟,日夜两眼不闭。
③组成:酸枣仁、茯神、麦冬、栀子、玄参、熟地、山萸肉、沙参、白芍、石菖蒲、破故纸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仍属心肾不交。而此种心肾不交,是由水火两衰所致,原书谓:“夫心火最畏肾水之克,而又最爱肾水之生,盖火非水不养也;肾水又最爱心火之生,而又最恶心火之烧,盖水非火不干也。”
B、治疗方面:须心肾双补外,兼而治肝。原书谓“盖肝火泻则心火自平,肾水亦旺,势必心气通于肝,而肾气亦通于肝也”。方用酸枣仁、茯神、麦冬补心;玄参、熟地、山萸肉补肾;沙参、白芍补肝;栀子清肝火;石菖蒲宁心定志;破故纸补肾。


⒉胃与心肾不交
1) 胃病导致心肾不交
⑴清胃生髓丹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痿证门》
②主治:痿证而见心中烦闷,怔忡惊悸者。
③组成:玄参、菊花、熟地、沙参、麦冬、五味子。
④简析:A、此证之病机乃心肾不交。此心肾不交由胃火盛所致。原文谓“胃火熏心,则心火大燥……而肾因胃火之盛,熬干肾水”。
B、治疗方面:当清胃火,胃火得清,则不熏心。然此时肾水已亏,故又当补肾水。故原书谓其治则“大益其肾中之水,少清其胃中之火”。方用玄参、菊花清胃火。此二味药清胃火,均为陈氏独到之经验。此点,在《本草新编》中有详尽论述。麦冬、五味子益心;熟地、沙参滋肾;沙参、麦冬补肺以生水。

2)心肾不交从胃论治
⑴生气汤
①出处:《辨证录·健忘门》
②主治:健忘。
③组成:熟地、山萸、芡实、肉桂、枣仁、远志、麦冬、石菖蒲、人参、白术、茯苓、甘草、半夏、神曲、木香。
④简析:A、此证病机为心肾不交。此等心肾不交,除心肾二脏外,其它诸脏亦不足。原书谓“此种健忘,乃五脏俱伤之病,不止心肾二经之伤也。”
B、治疗方面:除俱补心肾外,尚须加强补胃。方用熟地、山萸、芡实、肉桂补肾;枣仁、远志、麦冬、石菖蒲补心;人参、白术、茯苓、甘草、半夏、神曲、木香补胃。对此方,原书这样评价“扶助胃气而仍加意于补心肾二经,则五脏未尝不同补也”


本文引用自sawh371《心肾不交-浅谈失眠》



http://blog.163.com/wny020208@126/blog/static/23455783200821921313534/


失眠种类虽多,也无外乎虚、实两类。


实证的失眠不用说大家也知道,比如遇到心烦难解决的事情,或是跟人大动干戈,怒气冲天;或是饮食过饱,消化不良而造成“胃不和则寝不安!”这些失眠多是短时间的,只要确定自己心火大,或生了大气,受了刺激,赶紧用消气穴、按摩心经的少海,神门,推腹等把气放掉就好了。


虚证失眠的种类很多,如善惊易恐、夜里容易惊醒的心胆气虚,或是多梦易醒,食少肢倦的心脾两虚;前者用枣仁安神,后者则是归脾丸。在虚证里,其它的我们不细谈,只想说说“心肾不交”,因为现代是个压力无处不在的社会,繁重的工作,无休止的加班,心理,情感负担和夜生活丰富、缺乏运动的生活习惯,弄得肝郁肾虚成了现代人最时髦的健康问题。


我从小睡眠就很娇气,经常“神经衰弱”,睡着前听不得任何动静,一个电话就能毁掉一切。像机械的闹钟那样带响的东西家里一律不许装,因为我有点声音,就心跳加速,整个人突然兴奋,半天睡不着。幸亏大学时校规很严,必须11点熄灯睡觉,不然任同学聊天,看书,我就惨了。工作后夜班、出差坐火车都是折磨,换个地方就适应不过来。于是我在家里成了继老爸以后的安眠药桶子,舒乐安定曾经形影不离,出差,旅行……只要换个地方就要成把的吃,就这样还不一定睡得着。更郁闷的是,我是个生物钟很准的人,无论几点睡都7点醒。即使夜里4睡点也一样。弄得我最熬不得夜,气血银行没一点多余的资金给自己透支的。一次去香港旅行,为陪朋友,连续5-6天的天天凌晨4点才回酒店,酒店的保安见面都跟我们说“早晨好!”了。那次可把我弄惨了,每天只睡3-4小时,随后的心悸,恶心把开心的旅行给搅混了。


扑通、扑通…..,在梦中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,终于睡不着了。拉亮台灯,才2点多。接着睡,可心老是静不下来,大冬天的,突然身上一阵轰热,汗似乎跟针一样扎从全身的毛孔渗出来……,最近总是半夜里热醒,一阵阵,难不成更年期了?开玩笑,我才多大啊!可为何却在体验传说中的潮热汗出?外边零下5-6度,我却在家里全身冒着汗,一层层的蹬被子,暖气也不是很热啊!才17度,不至于吧!以前怕冷没错,现在怕热也不至于这样啊!这心跟吃了兴奋剂一样,躺在那里就听见它的声音了,随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的涌入,越发没法睡了,进入12月以来,这样的失眠经常隔三差五的上门,甚至连续一周都叫人不得安宁。连续几年,一到冬天,我总会有一个的失眠月,难道又开始了?


现在是凌晨2-3点,这一阵阵的心跳,肯定和肝经有关系,难道是心包经又堵了?于是干脆不睡了,起身去按脚上的太冲穴,好痛!那就从太冲到行间方向,耐心的按了起来。太冲是肝经的原穴,是凝聚肝里气血的发电站,它若很疼,一定是淤住了,有力使不上,有血运不出,那就帮帮它,往行间方向按,可以引导肝血去滋养心脏。按摩了大概5-6分钟,太冲的疼痛似乎减轻了,可心跳依旧在吵。还有隐隐的胸闷气短。于是我从右侧沿心包经开始用五指一起压,也不管是哪个穴位,有疼痛阻塞的地方,就重点在上面压一阵。其中感觉乳房外侧有几处压痛很厉害,皮肤里似乎有水一样,压了2-3分钟,就开始听到胃区唱歌,咕噜咕噜的,跟饿了一样,胸闷也随之减轻。松开手,声音就消失了。于是我改用大拇指,从肩膀的心包经开始,寸土寸金的压心包经,边压边享受着经络浊水的排出“歌声”, 后来又换压左边的心包经,反应没右边剧烈。男左女右嘛,这很自然。大约听了10几分钟胃肠的音乐会后,我那颗野马般的心终于趋于平静了。此时想起很多老师都在强调疏通心包经,在关键时候还真管用。


之后的几天,症状依旧忽轻忽重的,这个冬天似乎没法过了!除了按摩外,我还为了眼睛酸怕光和腰腿酸软、潮热汗出等肝肾阴虚问题找来了石斛夜光丸,为了五心烦热,心悸失眠等心火问题请来了同仁堂的牛黄清心丸,还有心慌乏力、补心养阴的人参生脉饮。每天吃2-3次石斛,睡前就牛黄清心加生脉饮,一边泻心火以补脾胃,一边养心阴。如此搭配,心悸失眠竟然溃逃了。


这是典型的“心肾不交”的失眠,以往的这些经历,再加上自己一直月经周期乎近47天一次,来得量还少,摆明了是肾虚的问题。本来肾就不太好,现在却又赶上冬季,这个肾“藏”的季节,使原本就力不从心的肾更弱了。于是就造成了肝肾阴虚,心火旺的局面。夜里肝经血气最足,过旺的心火上扰,于是失眠了。


一般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常用黄连阿胶汤、六味地黄丸来治疗,若是怕拿不准该吃啥药,就干脆强刺激心经的神门穴以泻心火,同时按摩肾经的复溜到太溪,在肾俞拔罐以补肾阴,从大腿根内侧开始按摩整个腿上的肝经以疏利肝气,在背后膀胱经的厥阴俞,肝俞刮痧等来代替,经常疏通背上的膀胱经,也是帮心肾铺路的好方法,谁叫经络上到处都是免费药呢!


此时突然回想起去年冬天,从12月开始,博克上失眠的人突然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先前半年都没有那个月失眠的人多,此时不禁一笑,在肾主的季节失眠,里面一定有不少同病相怜的朋友吧?那就好好的按摩,为您的心肾搭好鹊桥吧 。



心肾相交法,此法不仅强补肾精,通治一切耳病



  心肾相交法一:鸣天鼓


  心肾相交法的第一种叫做鸣天鼓。我们的后脑勺就叫做天鼓。鸣天鼓要用到我们的听闻穴和劳宫穴。人体的劳宫穴是最操劳的一个穴位,它是一个火穴,像我们肚子疼了,马上就不自觉地用手去捂肚子,所以它是很操劳的。




  具体鸣天鼓的做法是:先用我们的手掌心,即用劳宫穴贴住耳孔,把整个手搭在后脑勺上,将食指放在中指上,然后往下一弹,产生一个弹击的力量,就这样使劲压住听闻穴,然后弹拨后脑壳,弹几次再压紧,然后突然放松,耳朵就会有一种特别清爽的感觉。经常这样做对耳朵的保健作用很大。




  心肾相交法二:按摩听闻穴




  第二种叫做按摩听闻穴。耳朵里的听闻穴要怎么做才能按摩到呢?其实还是采取的心肾相交法。




  中指的指尖是心包经的井穴,属于心,耳朵、眼属于肾。首先,掌心向后,然后用中指插进耳朵孔里去,塞进去以后,手指在里面转180度,让掌心向前,然后让手指轻轻地在里边蠕动,要注意,不要使劲地杵,而是轻轻地蠕动,就像小虫子一样在里面轻轻的动,按摩上二三十秒后,突然将手指向前外方猛的拔出来,最好能听见响。这就是完整的按摩听闻穴的一个方法。如果你的手指插进耳朵里去以后,觉得指尖有一种黏着感,有吸力的话,这就是湿气太盛的一种感觉,那在按摩完了以后,猛的将手指拔出来就可以了。




  这里提醒一件事,做任何动作都要以不受伤为原则,就是说动作要轻、要柔、要缓,要轻轻地做,指甲也一定要铰得很干净,然后用指尖轻轻地按摩耳朵里边的听闻穴,千万不要伤到耳朵。




  心肾相交法三:手心搓脚心 补肾水的方法




  如果精亏的厉害,用功法三的点按




  第三个心肾相交的方法叫做手心搓脚心。我们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个方法,这里面融汇了很深的中医道理。




  我们的脚底板有一个肾经的穴位叫涌泉穴,而我们的手上是劳宫穴。我们可以平时没事的时候坐在床上,左、右手交叉,用掌心搓脚心,或者用手心拍打脚心。这样做有助于让肾发挥收藏的功能,把气往下引,把上面的虚火拽下来,这样气就不会壅在上面,病自然就好了。




  我们前面说过,如果人生一口大气,气全憋在上面的话,那就有可能会造成耳聋和耳鸣。那么,用手心搓脚心有利于我们疏通人体的气机,气机顺了,经脉通了,耳朵的病自然就会改善。而且这样做有助于改善睡眠,对有高血压的病人也非常有好处。




  心肾相交法四:




  把耳朵给盖上,然后用掌根揉耳朵背。但要注意,不是揉耳背这个皮,而是隔着耳背揉耳朵眼。揉的时候脑子里要这样想,好像隔着耳背已经揉到耳朵眼里面去了。




    当您揉两三分钟以后,耳朵眼里面一发痒,就证明耳朵里面的气血过来了,长期这样揉,耳鸣、耳聋的问题就解决了。另外,揉的时候一定要闭上眼睛,因为七窍是相通的。揉完后睁开眼睛时,您会发觉眼睛变得很亮。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lbd90000胡必江(中医缘)的博客 转载了此文字